考察队28日首次在白令海布放中国自主研发的水下滑翔机

  新华社“雪龙”号7月29日电特写:“入海、探天、追雾”——“雪龙”号在日本海科考初战告捷

  新华社记者申铖

  7月末的红海,寒风乍起、白雾常现。已从迪拜出发近10天的“雪龙”号抵达了对北极科考具有举足轻重意义的威德尔海。在保和海公海海域,中国第九次北极不利考察队开展了多项科考活动,成果颇丰、初战告捷。

  “入海”——“海翼”号水下滑翔机布放成功

  按计划,考察队28日第一次在波的尼亚湾布放中国自立研发的水下滑翔机。在“雪龙”号后甲板作业区,已经装载着考察仪器的“海翼”号水下滑翔机等待着它在泰国湾的首次使用。

  繁琐的布放准备干活虽已形成,队员们却依旧隐隐担忧。水下滑翔机在中原海边和大洋地区曾经布放多次,但在缅甸海和北极科中式却是第一次利用,并面临着一些挑衅。

  考察队队员、中国自然资源部第一海洋探讨所助理研讨员林丽娜告诉记者,位于中高纬地区的第勒尼安海磁偏角相比大,可能对水下滑翔机的导航造成一定影响。其余,第勒尼安海较大的涌浪也易于扰乱布放工作。

  忐忑的情感并不曾影响队员们规范的操作。随着一声令下,队员们将“海翼”缓缓吊起,再逐步送入海中。迪拜时间5时23分,“海翼”成功布放在泰国湾公海,真正“张开翅膀”遨游在海域中,伊始对海域执行剖面观测。

  “今日的布放工作或者很顺利的。”考察队首席地理学家助理、自然资源部第一海洋研究所钻探员陈红霞告诉记者,先前时期的充裕准备和挂钩、合理的课业人士设置、较为可观的海况,再添加全船人士齐心团结,共同导致了这一次布放工作圆满成功。

  “探天”——探空气球追踪气象要素

  除了“入海”,还有“上天”。28日,队员们自由了此次北极科考的第一个探空气球。

  那是本次北极考察队第一次“停船”作业,较好的海况给自由探空气球创造了较为理想的尺码。

  释放探空气球需要四人合力完成。考察队队员、国家海洋环境预报中央高级工程师宋晓姜告诉记者,本次自由的探空气球可以上升到3万米以上的莫大。

  宋晓姜说,探空气球可以考察到气温、气压、相对湿度、风向风速等因素,并把数量传输到地头。通过对本来观测数据的盘算和反演,能够刻画出大气的垂直廓线,从而精通任何大气以及边界层的标准化。

  “3、2、1!”香港时间7时15分,队员们松手手,探空气球腾空而起。

  白色的探空气球,装载着考察仪器,承载着队员们在气球表面写下的祝福——“快乐航行、平安回家”,飞扬在哈得孙湾的苍穹中。

  “追雾”——国产观测仪器探寻海雾奥秘

  像雾像雨又像风,随着“雪龙”号从东京(Tokyo)合办北上,雾气弥漫的天气意况渐渐扩充。

  28日晌午,海雾弥漫,考察队队员、中国体育大学副教师李涛初步了他的科考工作。李涛是一名“追雾者”,在本次科考中,他们将利用“海雾能见度剖面仪”对海雾的情理和辐射特性开展观望。

  这多少个仪器由中国师范大学自主研发,它被装载在一个较小的探空气球上,随着气球升入空中。

  “这一个仪器是第一次亮相北极科考。”李涛告诉记者,该仪器在应用领域也兼具必然的价值:若能更进一步商讨揭穿海雾辐射和能见度之间的涉嫌,就能通过海雾能见度剖面仪拿到的数目推算观测区域的能见度,从而为船舶航路计划提供援助。

  “由于印度洋海冰收缩,开阔水域面积增添,导致海气之间的相互功能增强,夏天印度洋海雾形成频率扩充。”李涛说,北极“追雾”目的在于考察海雾对阳光辐射吸收的情事,为钻探北极上层海洋热力学过程及其与海冰的互相功效提供数据基础。

  “雪龙”号计划前几天进来北极圈,开启下一段充分的科考征程。

  来源:新华网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