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俩把人付出警察

该县坡正湾村在争讨50亩农田过程中有人自杀有人在派出所被殴

曾庆强为何在派出所内被打至昏死,值班警察只简单答了一句:“一不小心他们就冲过去打了。”
曾华军感到非常悲哀:“我们把人交给警察,结果人在警察眼皮底下被打成这样,到底是什么原因?”

生态文明村,是令人心动、引人遐想的理想。

然而,对遂溪县岭北镇横山村委会坡正湾村来说,这个理想却成为一场噩梦的发端。

《南方农村报》记者 彭进 发自遂溪

私下发包农田还债

今年2月29日,整个事件开始由地下浮出水面。

那天,坡正湾村民发现,在本村位于赤颜片(地名)的农田里,有台来路不明的拖拉机正在犁地,将20多亩辣椒、花生和甘蔗清理得干干净净。

是谁在明目张胆侵占农田?村民立即打电话向岭北镇政府和岭北镇派出所报告。

第二天,镇政府派人到横山村委会召开坡正湾村民会议。会上,坡正湾代理村长林培仁宣布,去年底村里建设生态文明村时,将长约1300多米的村道硬底化,交由横山村民梁某承建,花费几十万元;由于种种原因,村里暂时无法付钱,他便代表村里将那片50亩的土地发包给梁某抵债。

会场一片哗然,村民大呼“林培仁胆大妄为”。村民纷纷要求查看承包合同,遭到林培仁拒绝。

村民叶荣清说,发包集体土地需要获得2/3以上的村民同意,而坡正湾村有180多位村民拥有责任田,目前已有110多位签名反对此次发包。

在这次会议上,以及在后来的多个场合,岭北镇政府官员均表示,“无论如何,林培仁私下发包土地给梁某,是没有法律效力的行为,土地必须归还村民。”7月2日,岭北镇委黄书记向记者证实,“严格来说,林培仁不是合法的村长,只是代理村长。”

但是,镇政府考虑到承包商也很委屈,并未要求梁某赔偿村民的农作物损失。

由于修路款迟迟未能结清,梁某也一直不放弃对50亩土地的“承包权”。村民去耕作,他便派人破坏;他种植甘蔗,则被村民拔掉。一方被欠了钱,一方被占了地,双方的火气都很大,怨气也越积越深,多次在田间、村头发生冲突。

在后来的拉锯战中,梁某又逐渐犁掉了村民的10多亩农田,导致这块土地丢荒。

农妇自杀 稻田被毁

村民余正发的辣椒地位于被代理村长发包的50亩农田之内,约有5亩。他是坡正湾反对林培仁非法发包的中坚分子,也是此次纠纷中受害最大的村民。

3月12日,余正发请人一起去给辣椒地抽水灌溉。他们架好了抽水机和9条抽水管,但很快,这些抽水装置被闻讯的梁某派人强行拆除,其中一条抽水管被弄破。

余正发向岭北镇派出所报案,得到的回复是:“没有找到梁老板。”

由于缺水,余正发的辣椒地就此干枯,一无所获。

余正发的老婆天天埋怨他逞能出头,把事情搞得如此狼狈。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吵啊吵,一直吵到3月26日,女人一时气短,竟然用一根绳子上吊身亡。

对此,村民不胜唏嘘,“要不是这场纠纷,怎么会死人呢?我们失去的已经太多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6月22日,村民陈日生、余刘清和叶荣清等人耕作的大片水稻突然枯死,面积达10余亩。

经过查验,稻田是被人在前一天夜里喷了除草剂。据估算,10多亩水稻至少损失1万多元。

叶荣清等人向岭北镇派出所报案,并将怀疑对象告知派出所干警。截至7月2日,村民们尚未接到破案消息。

村民派出所内挨打

7月1日上午,承包商梁某方面的人和村民再次发生冲突,双方被召到岭北镇派出所接受调查。

村民曾华军向记者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我们双方都去了十多个人。到达派出所的时候,警察让我们这方退到派出所大门以外,只留下我四哥曾庆强一个人在里边。而承包商的十来个人,警察没有叫他们出来。”

“过了好一会,我听见里边在尖叫。我使劲推铁门,但是没用,门被锁住了。”

“再过了一会,我哥哥被警察抬了出来,他已经昏死了,嘴巴鼻子都是血。很明显,他被打了!”

曾华军等人紧急把曾庆强送往派出所对面的岭北镇卫生院,对方不敢收治。于是,伤员又被紧急送往湛江中心人民医院抢救……

当天下午,曾庆强被诊断无生命危险,但被查出多处软组织挫伤。

7月1日下午5:50,记者在现场看到,岭北镇派出所里还拥挤着许多人,激动的村民仍未散去。

村民曾质问值班警察,曾庆强为何在派出所内被打至昏死,值班警察只简单答了一句:“一不小心他们就冲过去打了。”

曾华军感到非常悲哀:“我们把人交给警察,结果人在警察眼皮底下被打成这样,到底是什么原因?”

村民曾庆文不理解:“为什么对方有十来个人留在值班室,而我们只允许一个人在里面?”

7月2日,坡正湾村20多位村民欲到湛江市政府上访,中途被岭北派出所干警截住。

目前,伤者仍在住院观察。截至4日,曾家共收到梁某给的5000元医药费。

双方都盼早日解决

据了解,2007年,遂溪县在岭北镇力推生态文明村连片建设,包括16个自然村。村道硬底化是其中的主要项目,资金来源有三方面:一是村集体资金,二是村民集资,三是各级财政支持。

遂溪县规定:2008年6月30日后,该县的生态文明村建设将不再得到财政补贴。

一位镇干部说,为争取财政支持,2007年下半年,岭北镇的各生态文明村建设速度明显加快。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坡正湾村的生态村建设出现问题:代理村长林培仁未经村民代表同意,就将村道硬底化工程发包给梁某,而村民后来又不承认该工程的合法性,有的村民更借机不愿给钱。

镇干部认为,要解决这场纠纷,归根结底,村民必须偿还承包商的建设款,“修路的时候没提出问题,等路修好了又不认账,这样不行吧?”“至于代理村长在招标和发包程序上存在问题,应该依法追究他个人的责任!”

岭北镇委黄书记表示,镇政府将在下周召集有关人员协商处理此事,外出治病的代理村长林培仁也将到场。镇政府希望坡正湾选出村民代表,参与工程建设款的审计工作,把建设费用确定下来。

村民曾庆文告诉记者,尽管代理村长办事不公开,不合法,但村民一开始是同意支付建设款的,只是,不能由林培仁和承包商说多少就是多少。“规划方案、招标方案、工程造价我们都不清楚,更没有参与。我们早就向镇里反映了这事,现在拖了这么久,要是有人做假账怎么办?”

他特别追加道:“如果要算账,必须先把村民的损失算清楚,比如农田被毁的损失,人被打伤的损失……”

岭北镇政府否认“政府不作为”,称“至少协调了八九次”。

7月4日,记者电话采访了承包商梁某,他无奈地说:“他们村长和我签订合同,约定修路费1月1号就要结清,可是现在我都没拿到!我的钱是借来的,整天被追债,好麻烦!他们村长和我商量,用那块地抵押,还亲自带我去看地。结果怎样呢?我种的甘蔗被村民拔掉,损失几万块钱。我希望政府早些处理,拿回我垫付的将近30万块!”

网站地图xml地图